“只我個人的記憶即殺害了5470名中國人民,其實際數字很(可)能還多。”昨天,中央檔案館首次在互聯網上公佈的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筆供如是描述自己當年的侵華罪行。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李明華在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今後將以一天上網一個的形式,公佈被判刑的45名侵華日本戰犯筆供,目的在於回擊日本右翼勢力謊言,避免歷史悲劇重演。
  陸軍中將鈴木啟久成首名公佈戰犯
  在中央檔案館昨日公佈的《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網頁上,日本陸軍中將鈴木啟久的照片處在醒目位置,他的筆供也是此次公佈的第一份筆供。
  鈴木啟久的筆供詳細描述了他在戰爭中的犯罪事實:在侵華期間,他曾指揮日軍在華北地區實施三光政策、製造“無人區”,並用毒氣製造了多起慘案。
  鈴木啟久供稱“在侵略中國期間”,“只我個人的記憶即殺害了5470名中國人民,燒毀和破壞中國人民的房屋18229戶,其實際數字很(可)能還多”。
  除了供述自己的罪行以外,鈴木啟久還在《偵訊總結意見書》的後面親筆寫道:“以上總結意見書,翻譯用日語念給我聽了,以上事實,是我作為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軍隊指揮官,在侵略中國當中,所犯下的罪行。”鈴木啟久在筆供中強調,自己的這些罪行是在被詢問時親自供述的,他看過一切證據材料及與此有關的照片,又經翻譯念給他聽了,他確認此總結與他罪行符合。
  公佈檔案是為回擊日本右翼勢力謊言
  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李明華表示,在盧溝橋事變77周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央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選出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的親筆供詞,包括筆供原文、補充、更正、附言等,以及當時的中文譯文,並附有中英文的提要,一併在國家檔案局網站上向社會公佈,用歷史檔案、用當事人的筆供,回擊日本右翼勢力否認日本侵華種種惡行、暴行、罪行的謊言,揭露日本侵華期間的反人道、反人類、反文明的暴行。
  據李明華介紹,從筆供內容來看,這些日本戰犯在中國犯下的罪行主要有:策劃推行侵略政策、製造細菌武器、施放毒氣、進行人體活體試驗、屠殺掠奪資財、毀滅城鎮、強徵慰安婦、強姦婦女、驅逐和平居民等很多違反國際準則和人道主義原則的罪行,很多罪行令人髮指,甚至可以說是獸行。
  從昨日新聞發佈會上公佈的信息來看,這45名在1956年6月、7月受審的戰犯,在審判的最後陳述中全部承認起訴事實。
  例如戰犯上阪勝表示:“我所犯下的罪行比起訴書所提到的還要多,應該說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檔案沒有做過刪節處理
  針對此次公佈的筆供是否做過技術處理的提問,李明華回應說,這次在國家檔案局網站上公佈的45名日本戰犯的筆供,沒有做過刪節處理,只是出於人道的考慮,對其中受到性侵犯的女子姓名做了虛化。
  “這樣做,既不影響對檔案的利用,又保護了當事人及其後人的權益。”
  李明華表示,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央檔案館先後為國內有關機構、學者提供過偵查審判處理日本戰犯的檔案。而且還嚮日本的有關組織、人士提供過,比如嚮日本作家新景利南提供過戰犯筆供的部分原文,向“中歸聯”的繼承組織撫順奇跡繼承會提供過戰犯的部分筆供。
  李明華還表示,這批檔案以前出版過,但在互聯網上發佈這還是第一次。
  問答
  筆供都有戰犯的親筆簽名
  記者:這些檔案的真實性如何?
  李明華:之所以公佈日本戰犯的筆供原貌,就是用掃描儀掃描進去,原來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的,不是加工、編輯,用文字版的形式,圖像是原來的樣子,就是要表明這些筆供是這些戰犯本人寫的,經過他本人簽字的,是不容否認的。而且,每一個戰犯的罪行不僅僅是依靠他的口供、筆供,而是通過檢舉材料、控訴材料、赴犯罪現場進行實地調查、聽取被害人和目擊者的證詞等等,進行廣泛而細緻的調查認證。
  就是說,綜合相關情況,最後形成《偵訊總結意見書》,而且每個戰犯都在《偵訊總結意見書》的後面,對他的罪行加以確認,並親筆簽名,有的話是他自己寫的,有的是他親筆簽名的。比如武部六藏是在每一頁總結上都有簽名,一共有幾十頁都是他自己親自簽名,來確認他的罪行,他筆供供述出來後,我們調查取證,最後對他的所有罪行進行總結,他再一頁頁簽字並最後附言。我們是在這個基礎上對這45名戰犯起訴的,也是在這個基礎上確定罪行的性質、程度,最後決定對1017名免予起訴,並立即釋放的。
  千名戰犯筆供將以適當形式公佈
  記者:中央檔案館在接下來發佈相關檔案方面有什麼安排?
  李明華:我們7月3日開始公佈45個戰犯的筆供,一天上網一個,45天完畢。我們正在著手進行整理沒有被判刑的1017名日本戰犯的筆供,他們沒有被判刑並予以釋放,在偵查起訴過程中,他們每個人也都是有筆供的,是當時作了中文的翻譯,現在正在著手整理這些檔案。公佈完這些以後,按照我們的安排,在適當的時候以適當的形式公佈。
  我可以告訴大家,就我們中央檔案館館藏偵查起訴、處理日本戰犯的檔案,僅僅就戰犯的筆供而言,數量就將近有20萬頁(日文的原文和中文的譯文)。
  “對檔案資源利用不是哪個人指定”
  記者:包括哈爾濱等各個地方檔案館都有類似的一系列工作。這些工作是按照哪些部門的指定或者指導下開始的?
  李明華:中國各級檔案館的工作職責是收集、整理、保管、利用所管理的檔案,這些對檔案資源的開發利用不是哪個人指定,是我們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的檔案館工作的基本職能,是我們要做的工作。而且,這些年來,以中央檔案館為例,開發檔案資源、梳理館藏,以各種形式把我們的檔案向外界提供,有的是我們主動公佈,有的是向社會各界包括專家學者、有關部門提供,這是提供利用的兩個方面。
  筆供摘錄
  ■1942年4月,在河北豐潤田官營“大力的虐殺了八路軍,在魯家峪攻擊洞穴時使用毒瓦斯慘殺了八路軍幹部以下約100人”,又將“逃至魯家峪附近村莊避難的235名中國農民用野蠻的辦法慘殺了(將其中的妊婦剖腹了),燒毀房屋約800戶,將往玉田送交的俘虜中殺害了5人,強姦婦女達百名之多”。
  ■1942年9—12月,為把遷安、遵化等地“變為無人地帶,即強制該區的居民全部遷移”。“在該地區燒毀的房屋達一萬戶以上,強迫搬走的人民達數萬以上,被慘殺者也甚多”。
  ■1942年10月,“對灤縣潘家戴莊1280名農民採取了槍殺、刺殺、斬殺及活埋等野蠻辦法進行了集體屠殺,並燒毀了全村800戶房屋”。
  ■1944年11月,“我命令步兵部隊侵略林縣南部地區後,在撤出該地區之同時,由防疫給水班在三四個村莊散佈霍亂菌,因此後來我接到‘在林縣內有100名以上的中國人民患霍亂病,死亡人數也很多’的報告”。之後,又在長路縣某村“將該村約300戶的房屋燒毀,並將該村的660名中國農民以極野蠻的辦法虐殺了,即槍殺、刺殺、燒殺等極慘暴的方法”。“另外,在此侵略中,我的部下又共殺害了30名俘虜”。
  ——據鈴木啟久1954年7月筆供
  本版文/本報記者孫昌鑾  (原標題:中央檔案館官網首次公佈日侵華戰犯筆供)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店

tr76trlx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