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全市中小學開學的第一天。位於沙田鎮最早貴族學找房子校——東方明珠學校的學生像往常一樣,返校上課。
  去年3月,一場龍卷風正面襲擊了沙田東方明珠學校,造成學校校舍和部分學生不同程度損傷。與一年前的龍卷風相比,一場人為的“龍卷風”來得更猛一些,該校的股東再次發生債務糾紛,導致資金鏈斷裂,最終由市教育局和沙田鎮虎門港宣教文體局組整合負債成的監管工作組,進駐校園辦公,監管資金賬戶。
  仔細分析,近5年來東方明珠學校先後辦公室出租兩次易手、股東兩次變更,其主要原因均是資金鏈斷裂。該校作為東莞最早的貴族品牌學校,其發展軌跡具有一定的標本意義,既折射了東莞公辦民辦教育的變局,又給民辦學校辦學資金監管帶來啟發。
  經過20多年的迅猛鼎曜製冰機發展,東莞市民辦教育的格局逐漸形成。然而,東方明珠學校的資金鏈斷裂事件再次敲響警鐘,在沒有任何保障下,個別民辦學校出現資金鏈斷裂甚至倒閉等現象,最終受到損失的是學生家長和教師的利益。
  接下來,東莞有必要進竹北買房一步規範民辦學校的財務管理,從而健全民辦學校的財務監管和財務審計制度,探索建立民辦學校預警、避險以及退出機制,以提升民辦教育防範風險的能力。
  1
  兩次易手
  資金鏈斷裂是主因
  近5年來,東方明珠學校先後兩次易手,均是由於股東出現債務糾紛,資金鏈斷裂所導致。
  去年12月,幾所學校收到教育部門的通知,制定接收東方明珠學校就讀學生的方案,原因是東方明珠學校股東出現債務糾紛,資金鏈斷裂。此後,學生、家長和教師聽到傳言,學校股東的債務危機,可能導致學校“倒閉”,而在校學生或將分流到其他民辦學校。
  今年1月4日,東莞第十高級中學校長高鳴軍臨危受命,擔任市教育局、沙田鎮虎門港宣教文體局組成的監管工作組組長,進駐東方明珠學校。同時,監管工作組還設立了臨時的監管賬戶,保證收取學生的費用只用於學校,以確保學校的正常運作。
  由於監管工作組的到來,學生暫時沒有分流到其他學校,但學校正常運作背後的股東債務危機卻逐漸浮出了水面。沙田鎮虎門港宣教局證實說,學校登記的舉辦者是東莞市百盛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由於近日該公司個別股東出現了債權糾紛問題,導致了資金鏈斷裂所導致。
  事實上,近5年來,東方明珠學校先後兩次易手,均是由於股東出現債務糾紛,資金鏈斷裂。
  早在1999年,廣東叫停民辦學校“儲備金”,而最初依靠教育儲備金髮展起來的東方明珠學校,面臨要逐步退還家長2.4億元教育儲備金。“儲備金”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所隱藏的問題10年後開始集中爆發。
  2009年,該校負責人被爆虛報財務收入達2.43億元,接著又欠全校教師3個月工資,近300萬元,而後20多名學生家長又向學校追討“儲備金”。至此,雪上加霜的東方明珠學校便開始一蹶不振。
  同年8月,東莞本土企業東莞粵盈實業投資公司開始接手該學校,控股68%,首期註資近3000萬元。但因為財務狀況不善,在該企業控股期間,該校又被原控股方上市公司東方紀元剝離拋棄。
  2010年,粵盈實業投資公司也再度甩手退出,東莞本土企業恆輝集團正式接手,控股75%,並組建了新的董事會。
  公開資料顯示,恆輝集團是虎門一家本土企業,投資領域遍及廣東、江西、河南、香港等多個省市和地區,涉足工業、房地產業、酒店業、商貿業、金融業、教育業等,其中教育業以東方明珠學校為代表。遺憾的是,恆輝集團的到來及採取的多種措施,依然沒法使曾經盛極一時的老牌貴族學校煥發出新的生命。
  2
  內憂外患
  教育格局變化加速邊緣化
  以東華、光明為代表的優質民辦學校異軍突起,公辦學校也不斷調整、壯大,而東方明珠學校由於“儲備金”問題,管理團隊開始變動,錯過了發展的最佳時機。
  1981年,東莞育才電子技術學校正式開辦,這是東莞歷史上第一家民辦的培訓機構,同時也是東莞民辦教育興起的標誌。
  同樣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是,1994年,最早的貴族民辦學校東方明珠學校正式創辦,滿足了市民對教育的不同需求,打破了當地的教育格局。目前,該校現有幼兒園、中小學學生4000多人,教職工600多人。
  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東方明珠學校一直處於民辦學校的領跑位置,創造了不少個第一,例如東莞最早能接收外國籍學生的民辦學校,第一個有學生考上清華北大的民辦學校。盛極一時的東方明珠學校的收費較高、地處較偏遠的沙田鎮,卻從未愁過生源。
  有一名教育人士分析說,進入新世紀之後,以東華、光明為代表的優質民辦學校異軍突起,公辦學校也不斷調整、壯大,而東方明珠學校由於“儲備金”問題,管理團隊開始變動,錯過了最佳的發展時機。
  以東華、光明為例,這兩所學校比東方明珠學校晚建校10年。但是,經過數年的發展,東華、光明迅速成為“萬人大校”,成為民辦學校的翹楚。其中,2012年光明中學併購了另外一所高收費民辦學校茶山嘉瑪學校,並準備將嘉瑪學校的國際部進行拓展,以開辦國際預科班,為高中生的海外留學提供新的通道。
  該負責人介紹說,在其他民辦學校迅速上升之時,東方明珠學校曾經擁有的辦學優勢,逐漸變為劣勢。東方明珠學校從一開始就以特色小班化教學為特征,每個教學班定額40人,希望達到教學針對性更強、教學效果更佳、課後輔導機會更多的目的。然而,當其他學校到處攻城略地、擴大規模時,東方明珠學校受限於教學場地,生源得不到改善,辦學質量沒有明顯提升,辦學規模只能原地踏步,逐漸被邊緣化。
  除了民辦學校的相互競爭之外,公辦教育的不斷壯大,也改變了東莞教育的格局。
  早在2007年,東莞就出台了《東莞市高中階段學校佈局調整方案》,先後投入30多億元,啟動了16所高中階段學校的新建擴建工程。市第六高級中學、市第七高級中學、市第八高級中學、麻涌中學等一批新建學校,特別受學生家長的青睞。
  更值得關註的是,今年秋季將正式開學的東莞外國語學校,將實行小班制教學,小學每班約35人、中學每班約40人,招收小學、初中、高中三個學段的本市戶籍學生,更是對民辦學校的招生提出了挑戰。
  一組數據顯示,2013年,東莞全市23名學生進入清華、北大,其中東華高級中學有16人,東莞中學有5人,東莞中學松山湖學校有1人,虎門外語學校有2人,光明中學1人。作為東莞第一個有學生考上清華、北大的民辦學校東方明珠學校,則很久沒有出現在“榜單”上。
  該教育人士分析說,隨著市區幾所民辦學校的崛起、公辦學校的壯大,給學生家長更寬闊的選擇範圍,而對於表現平平的早期貴族學校東方明珠學校來說,只能在夾縫中生存了。
  3
  戰略迷失
  頻頻“出招”產生效果有限
  東方明珠學校就像一個“沒落的貴族”,在錯失民辦學校領頭羊近十年之後,才開始發力追趕其他民辦學校,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一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全市民辦普通中小學252所,在校生約60萬人。在這些學校中,每年都會引來學生家長競相擇校的,就是處於金字塔尖的17所高收費民辦學校。經過10多年的差異化競爭,這17所高收費民辦學校逐漸形成了三個梯隊。其中,東方明珠已經從民辦學校的領跑者,跌到第三梯隊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一名知情人說,在接手東方明珠學校之後,恆輝集團下定決心,要改變東方明珠學校的狀況。該集團有關負責人就曾四處搜羅人才,聯繫、拜訪一些知名校長,甚至開出高達近百萬的年薪,另外許以一定的股份,可以參與年終分紅。其目標很明確,就是盤活東方明珠學校的教育資源,尋求新的發展機遇。
  此後,針對教學設施較落後、場地受限等問題,恆輝集團對學校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建,建設了學校大門、停車場、更換學校圍欄、改造科技館,還投資500萬新建東方明珠幼兒園二期工程,學校面貌也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同時,眼看虎外、光明中學等相繼開辦了“國際班”,去年東方明珠學校發現了國際班逐漸流行的趨勢,也開辦起了“國際班”。
  按照設想,東方明珠學校將與英國一培訓機構合作,聘請英國老師,使用英國教材、課程,學生在國際班上滿3年,通過雅思考試,就由英國培訓機構負責推薦給英國大學,出國後直接念本科,不用再上預科。
  不過,首期招生29人的“國際班”,沒能給東方明珠學校帶來聲譽,反而獲得了負面的效果。每年收費高達10萬元的“國際班”開學一個多月後,學生的教材沒有到位,導致沒法正常上課。
  一位民辦學校校長分析說,在沉寂多年以後,東方明珠學校頻繁“出招”,收到了有限的效果。而且,以“國際班”為代表的一些項目,沒有改變學校的狀況,反而損壞了學校的品牌。東方明珠學校就像一個“沒落的貴族”,在錯失民校領頭羊近十年之後,才開始發力追趕其他民辦學校,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4
  有效方法
  “民轉公”的
  可能性有多大
  股東之間的債務關係,可能會影響一所學校的正常運作。假如學校出現了問題,最終受損失的將是家長和教師的利益。
  那麼,在股東頻頻出現債務危機之後,東方明珠學校應該怎樣應對呢?
  一名教育人士分析說,在法律程序上解決了股東的債務關係之後,東方明珠學校最好由當地政府進行管理,參考中堂群英學校、常平新星學校的模式,由當地政府接手,實現“民轉公”。
  以中堂群英學校為例,該校是東莞起步較早的幾所高收費民辦學校之一,於1995年8月開始,面向全省招生,辦學初期也曾輝煌一時,但學校辦學質量上不去,逐漸失去了吸引力,很快便陷入經營困境,一所按照省一級標準建設的學校不到幾年時間就面臨倒閉。當年,經過幾年的反覆論證和醞釀,2002年7月中堂鎮將中堂中學高中部600多名學生遷至群英學校,完成了兩校的合作辦學。如今,群英學校的舊址已經變成了東莞第四高級中學。
  東方明珠學校臨時校長、東莞第十高級中學校長高鳴軍說,東方明珠出現個別股東債務糾紛問題,市教育局聯合沙田鎮虎門港有關部門迅速介入,已經確保了學校的正常運作和穩定。其中,東莞明珠學校臨時監管賬戶,由市教育局、沙田鎮虎門港有關部門以及百盛公司共同監管,賬戶資金用於學校正常運作,而有關股東債務問題由法律途徑解決。待到股東的債務問題解決了,政府可能會取消臨時監管。
  事實上,東方明珠學校的資金鏈斷裂問題,嚴格意義上不是教育的問題,而是企業經營的問題。然而,一家高收費民辦學校短短5年內,兩次易手、兩次資金鏈斷裂,必然影響學校的發展以及學生、教師的利益。
  東方明珠學校的資金鏈斷裂事件也敲響了一個警鐘:東莞有250多所民辦學校,不少都像東方明珠學校一樣,由多個股東組成。所以,股東之間的債務關係,可能會影響到學校的正常運作。假如學校出現了問題,最終受損失的將是家長和教師的利益。
  今年1月,東莞基礎教育工作會議上,市教育局局長楊靖波提出,東莞將創新民辦教育管理制度。針對民辦學校招生、收費、財務、教學以及教師管理等方面,按照成熟一個制定一個的思路,逐步形成完善的制度體系。
  記者瞭解到,之前市教育局曾提出制定“民辦學校財務管理意見”的設想,但擱置多年。毫無疑問,東莞有必要進一步健全民辦教育財務監管和財務審計制度,並探索建立民辦學校預警、避險和退出機制,以增強民辦教育防範風險的能力。
  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回應說,“民辦學校財務管理意見”是一個複雜的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預計今年內出台。該方案的初步考慮是,由政府和學校開辦方共同對學校的財務進行監管,但也要看民辦學校的接受度。
  策劃:南小渭 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吳少敏  (原標題:“東方明珠”為何不再光彩耀眼)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店

tr76trlx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